陈立农 成为什么样的人,自己说了算


2021-09-17 来源:新京报     编辑:邓涛




除了推出个人首张专辑,陈立农主演的首部大电影《赤狐书生》也在12月上映。

2020年,90后正式迈入30岁,千禧年出生的孩子们也20岁了。

20岁和30岁,是人生最重要的两个时间节点。20岁仍保有少年天真,但初涉社会的他们,开始在理想与现实中踌躇……而被誉为“中年前奏”的30岁,有人在事业上初见成绩;有人仍在为生计奔波;有人苦恼于工作与生活的平衡……

“一代人终将老去,但总有人正年轻。”2020年末,新京报文娱推出每日系列采访,对话四位刚刚步入二十岁,以及两位“三十而立”的演艺圈里的青年人,试图通过他们的讲述,直面20、30代不同的成长轨迹,以及他们在面对人生新十年时的迷茫与焦虑。

20岁的陈立农,提到最多的词是“平衡”。工作与生活需要平衡,成长与积累需要平衡,沉稳与稚嫩需要平衡,坚持与迎合需要平衡。

学习平衡的过程中,陈立农一步步从两年前面对镜头难掩羞涩的男孩,成长为如今对谈间不断交锋人生思考,对世界拥有自我判断的成年人。

“到了20岁,你认为自己已经算是大人了吗?”

“不会哎。”他思考片刻,“不管你几岁,心里其实都会住着一个小孩。你会把他保护得很好,只是因为很多东西不得已,不敢表现出来。”陈立农很心疼这样的“大人”。他希望自己即便50岁了,也无需戴上中年人的“假面”,内心是什么样,表现出的就是什么样。

拼命地成长

“不知道我在急什么就是希望能成长快一点”

这一年陈立农很忙碌:2021-09-17发布全新的音乐作品,时隔四个月发布首张个人专辑《格格不入》;两档常驻综艺、两场线上演唱会、一部大电影,佐证着他20岁后的身份与野心,不再只停留于音乐层面。

然而陈立农仍感些许不足,就像练肌肉一样,从减肥到有线条可以很快,但从有线条变成大肌肉,却需要很长时间。“有时候会有点儿小崩溃,是因为会有一些累。但这个累不是说工作时间有多长,而是心理上的一些压力,很多方面。”

仅在音乐这件事上,年初的几个月,陈立农几乎每天都在上课时学唱,下课后练唱中度过。起初陈立农完全听不懂老师讲什么,回家后还要埋头练习好久。

实际上,那段时间身边的同事总是告诉陈立农,他的进步已经非常快了,“但我还是觉得不够。”他不是没有看到自己的改变,只是,音乐是他热爱的事情,但成为职业后他要表现得更好。“我不知道我在急什么,就是希望自己能(成长)快一点。”

迈入20岁后,他正努力寻求工作节奏的平衡,以保证不会因为压力太大而把自己搞垮,“很多东西我可能会把它慢慢看得淡一点儿,因为它会成为不必要的负担。”

格格不入

“走出自己的舒适圈就要接受当下不舒服的地方”

“格格不入”,是陈立农第一张个人专辑的名字。“格格不入,很大部分在讲我对演艺圈这个工作(的看法)。你(走出)自己的舒适圈,或者进入新的领域,要接受当下很不舒服的地方。”他说。

九岁那年,小学三年级的他参加了学校星光大道的比赛,拿到了第三名,而前两名都是六年级的同学,“我觉得我自己好棒!比我厉害的都是哥哥姐姐。”他在音乐上建立了浓厚的兴趣与自信。

直到2018年冬天,18岁的陈立农以第二名的成绩入选男子团体Nine Percent。兴趣成了职业,他曾以为自己幸运且乐在其中,但新鲜感过后,没有方向感的疲惫接踵而至。

堆积如山的通告,除了音乐,还要应对广告、商演、综艺……那时他脑子里唯一想的就是“冲”。刚出道时,他去过不少城市演出,但脑海中只能记起不同机场扑面而来的温差感。“你该做和你想去做,这是两回事。”

时隔两年,陈立农的冲劲没有变,但多了些思考。他学会制定目标,选择自己真正想要做的工作,在他看来,工作“要靠头脑”,正确的选择远比白白努力更重要。他也会给自己计划假期,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他的地方,全力地奔向生活。“谁不想躺在床上睡懒觉,我也想,但是我要求自己不可以睡太多。”

与不完美和解

在电影《赤狐书生》中,王子进是一个“理想化”的人物——生性天真,一腔孤勇地认定自己相信的事,甚至甘愿付出生命。

从小到大,身边的大人总会提醒陈立农,不要轻易跟别人分享自己的情绪,要随时拥有危机意识。但他好像还没想过打破自己为人处世的方式,“因为还没有踢到‘铁板’。”他笑着调侃。

天真纯粹,是复杂世界中只有孩子才具备的天性。陈立农似乎拥有了更长时间,但这也让他更直面来自偶像光环的挤压。比如他天生是很爱笑的人,但《偶像练习生》播出后却有人说他是演出来的。他开始怀疑,笑,是不是不对。他很想取悦更多人,每次表演,每次面对镜头,总担心自己出错。

陈立农反思过局促的来源——当他在陌生环境下,的确会不知道该如何自处。他羡慕大大咧咧的艺人,他也不想在乎太多事情,但几乎每天都有无数个想法在他脑海里乱转,生活中任何一个细节,都会令他产生细腻的联想。

“刚入圈时,别人对你不好,你还很客气很礼貌。后来我会发现,这件事也讲‘平衡’,比如别人说我表现不好,以前我会闷声不吭,但现在我有自己的分辩。当艺人总要有自己的风格,我不能迎合别人做改变。”无法满足所有人,陈立农还在学习与“不完美”和解。

20岁成为大人后,陈立农依旧务实,不愿好高骛远。如果非说有什么愿望,他希望成为“超级英雄”,改变这个不完美的世界。“现在网络太可怕了,有很多理智的朋友,但也有一些人不是很理解这个东西,就像一首歌叫《世界上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》。我希望大家更温暖一点,都充满美好和善意。”

采写/新京报记者张赫 艺人供图



[编辑:邓涛]
百度